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-35(Q)第0003号

创刊于1956年,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
当前位置:首页 / 人物 / 新闻详情 < 返回
蓝天野:剧艺长存

发布时间:2022/06/24作者:来源:邓郁《南方人物周刊》、系列纪录片《蓝天野》点击量:10585鹭风报1567期06版 人物


       6月8日中午,95岁的表演艺术家蓝天野在家中平静离世。消息传来,许多观众纷纷追忆起他在电视连续剧《封神榜》中扮演的姜子牙,和在《渴望》中诠释的沪生父亲王子涛。

       姜太公的仙风道骨、运筹帷幄,在剧中被他表现得淋漓尽致,即使封神题材影视剧拍了无数部,蓝天野的姜子牙依然无人能够超越。

       2021年6月29日,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“七一勋章”颁授仪式上,蓝天野老爷子是唯一一位获此殊荣的演艺界人士。

      实际上,这两个知名度甚高的角色恰恰诞生于他的两段重要戏剧生涯之间。60岁之前,蓝天野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(简称“人艺”)已工作了三十余载,出演了《北京人》《茶馆》《家》《蔡文姬》《王昭君》等经典话剧,也担任过《吴王金戈越王剑》《贵妇还乡》等力作的导演;2011年,他应时任院长张和平之邀,重返阔别二十余年的舞台,创作能量一发不可收,90岁以后还参与了多部作品的复排、演出或导演。

       有评论称,终其一生,蓝天野坚守着演员和导演的根本品质,且用了近80年的职业生涯将之具象化。

       好曲艺,精书画,被蓝天野领进人艺大门的濮存昕评价他是“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”。谈到业务,他严肃严厉,众人对他又敬又畏。到老了,转而包容、通透,甚而浮现几分童真。回首烟雨平生,他说,“真话有时也会伤人!还是自己涵养不够,但我一定不伪谎。”

06-2.jpg“七一勋章”颁授仪式


另外一个身份

       人们不禁产生疑问,为什么要将“七一勋章”这至高无上的荣誉颁给他?原来,除了演员、导演,蓝天野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—曾经的中共地下党员。

       甚至连他的名字,以及他转投的演艺事业,都是听从党组织安排的。“组织让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;党怎么决定,我就怎么做!”这句话,从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,蓝天野已坚定不移地践行了70多年。

       蓝天野,原名王润森,1927年出生于河北饶阳。小时候的他喜欢画画,一门心思打算做个画家。后顺利考入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,即中央美术学院前身,专门学习绘画。

       那时的他对绘画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,油画、水彩画、铅笔画、版画、漫画,各种形式他都练习过。

       “我顺其自然地就成了班里美术版面的设计者,还经常在课堂上偷偷画老师,甚至还在学校的板报上开辟了一个‘每期一师’的漫画专栏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时我都是用炭笔画,要修改时就用馒头擦掉。有时到中午了,才发现馒头也用得差不多了。”提起那段往事,蓝老仍充满了兴致。

       1945年,国民党统治下的北平,百姓生活依然是水深火热,与此同时,共产党领导的学生民主运动开始在地下展开。

       蓝天野的三姐石梅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,她被组织从解放区派回北京,任务是在大城市发展地下党的力量。蓝天野的家也成了北平地下党的一个联络点。

       姐姐给蓝天野带来了《论联合政府》《新民主主义论》《两个中国之命运》等书籍,这些前所未闻的新文化、新思想,犹如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让他感到无比震撼。

       在姐姐的带领下,蓝天野参加了革命工作,负责刻印蜡版、印制宣传材料等,随着工作的开展,他成为姐姐回北京后发展的第一个党员。

       1945年9月,18岁的蓝天野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入党后,蓝天野冒着生命危险,在解放区与国统区之间,从事着传递信息、护送人员、运送物资等工作。

       这些在旁人听来都是高风险的任务,在蓝天野的回忆中却并不是什么大事。“这是我为党做的一项具体工作,心里很高兴,也没有觉得特别危险。”

       1948年,国统区大城市民主运动高涨,很多大中学校的学生剧团,都是学生运动中的主力。面对这种局面,国民党反动当局对很多剧团开始怀疑,加紧监视。

       蓝天野所在的演剧二队和祖国剧团,正是地下党领导的据点。按组织指示,蓝天野和大批同志连夜撤回解放区。

       到达解放区后,接待人员说:“你在国统区还有亲戚朋友、很多关系,为了他们不受牵连,得改名字。”于是,他把原来的名字王润森,改成了“蓝天野”,一直沿用。


北京人民艺术剧院

       1952年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成立,蓝天野在这里从事戏剧艺术工作。“因为当时党指示,让我把工作重点放在戏剧战线上,扩大党的影响。从此,我就一直从事话剧事业,直到现在。”回顾自己的艺术生涯,蓝天野颇为感慨。

       建院初期,很长时间都没有排戏,因为当时的很多演员都不是科班出身。为了提高演出效果,全院分成四个大组,下乡体验生活。晚上练戏,白天帮老乡收麦子、干农活。后来,体验生活也成为了“北京人艺”的特色之一。

       多年来,蓝天野始终坚持对艺术事业的执着与追求,先后在《茶馆》《北京人》《蔡文姬》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等70余部话剧中成功塑造了众多个性鲜明的艺术形象。

       其中,《茶馆》中的秦二爷、《北京人》中的曾文清、《蔡文姬》中的董祀、《王昭君》中的呼韩邪单于等人物形象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      而《封神榜》中的姜子牙,《渴望》中王沪生的父亲,则是他在跨入电视剧领域时,留在一代人心中永恒的经典形象。

       除话剧、电视剧表演外,蓝天野还作为导演,执导《山村新人》《故都春晓》等十余部话剧,并凭借话剧《吴王金戈越王剑》于1985年获北京市优秀导演奖。

       同时,他坚持为青年演员讲授剧院传统、戏剧表演理论和技巧,曾接受过他教学指导的有童超、狄辛、林连昆、宋丹丹、濮存昕等众多艺术家。

       濮存昕曾说过,在人艺继承老戏,复排老一辈创作的角色,也像在追慕自己的祖先:向前辈学习,然后摸索着找到自己演戏的方法。有些地方脱胎出来了,“但是他们身上好的东西还是让你目瞪口呆。”

       郭沫若编剧的《蔡文姬》,濮存昕曾演过董祀,2011年他第一次演曹操。一次蓝天野去剧院二楼,听到濮存昕在读台词。问他,“你演的这个曹操,他拿到《胡笳十八拍》,是刚拿到,还是有好几天了,在寻味它?”

       濮存昕一听,“啊。应该是刚拿到。”

       “你读得不太对。”

       濮存昕立马回过神来。“这是天野老师提示我,曹操在念《胡笳十八拍》的时候是要有停顿,但不能是抑扬顿挫有板有眼的朗诵。因为这是曹操第一次看到这首曲子,要表现出一点生疏与惊喜,才能取信观众。”

       出演《冬之旅》时,蓝天野已年过九旬。第一轮全国巡演的45天里,走了7个城市,演了17场。每场105分钟,台词满满当当。合作演员李立群回忆,每天演出前,两人都会从头到尾把词对一遍。把词都“暖”了以后,上台前一分钟,两个人还会在大幕后面,握着对方的手30秒,“好像气就通了。”

06-4.jpg2010年,濮存昕与蓝天野在人艺剧院交流

06-3.jpg

82版《茶馆》 中,蓝天野饰演秦二爷


公益事业

       2011年,为纪念建党90周年,84岁高龄的蓝天野加盟剧组,重排献礼剧目《家》。他在排练中不慎摔伤,手指骨折,起身后的第一句话是:“对不住大家,让各位受惊了。”第二天,他坚持带伤出现在了排练现场。

       一部部优秀作品、一个个鲜活角色背后,支撑蓝天野潜心创作、精彩演出的动力,是对艺术始终如一的追求。兢兢业业,无私奉献,蓝天野为广大文艺工作者树立了榜样。

       他先后荣获中国话剧金狮奖、“中国戏剧奖·终身成就奖”、“全国德艺双馨奖·终身成就奖”“全国优秀共产党员”等荣誉。

       蓝天野还热心参与社会公益事业,积极回报党和祖国。每年的“共产党员献爱心”捐献活动他都踊跃参与。无论是汶川地震,还是青海玉树地震,他都慷慨解囊。

       2012年“北京7·21特大暴雨灾害”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主动捐款。

       2014年,得知“南锣鼓巷戏剧节”因资金短缺面临困境时,他当场捐出3万元,热切关心和扶持民营戏剧演出。

       2018年,在北京人艺开展的戏剧进校园公益活动中,他以91岁高龄,开启北京人艺名家讲坛第一讲,与清华学子面对面畅谈了他的戏剧与人生体验,分享了北京人艺艺术创作的特点和风格。

       2019年,92岁的蓝天野出现在了综艺《国家宝藏》的舞台上,扮演汉朝名将赵充国。

       大家都说,暮年的蓝天野并无暮气。2020年已经93岁的蓝天野偶尔会忘词,大家的心都提搂起来。“但停顿一会儿,他又把词绕了回来。一到正式演出,竟毫无闪失。”

       时至今日,复排老剧,年轻演员们还会到人艺资料室,翻看旧时排演版本的光盘,包含单部作品发展历程的“红宝书”。

       同代人纷纷故去,蓝天野是否心中落寞,外人难以知晓,但至少晚年蓝天野留给朋友们的,永远是对生活的积极拥抱。“说得高雅点,天野老师这辈子算完美地自我实现了。俗一点说,老爷子活得够本儿!”

       他喜欢玩“抓娃娃”,去看《蓝人秀》《下雪秀》这类互动演出秀,像个孩子一样投入其中,去玩扔到观众席中的大气球。

       2022年年初,老爷子拄着拐杖走进北京人艺排练场,担任历史大戏《吴王金戈越王剑》导演。“只要观众需要我,我就会继续发好光和热。”蓝天野如是说。

       他真的用行动践行了承诺——将一生奉献给了舞台,献给了人民文艺事业。怎能不令人敬佩?

       当被问起对现在演艺界“小鲜肉”的看法时,他说:“这是一个侮辱性的语言,说明不具备演员的基本条件。演员需要充实生活积累,提高文化素养。”

       这是从红色年代成长起来的老一辈艺术家,对后辈的严格要求与殷切期待。

       “我干的这个专业,不光是娱乐观众,是在社会当中产生了积极的影响,这更激发自身的责任感。你会深深体会到,观众心中的这种真情、善良的东西是不容践踏的。”这是蓝天野留给所有演艺圈后辈的箴言。

06-5.jpg为演员讲戏中的蓝天野


下载鹭风报1567期06版 人物
相关新闻

要闻|专题|侨务动态|海外侨讯|人物|副刊|热点专题|数字报|海外版

版权所有©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-1 CopyRight © Xiamen Lufeng Weekly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:361003

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

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
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