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-35(Q)第0003号

创刊于1956年,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
当前位置:首页 / 副刊 / 新闻详情 < 返回
雨洗樱红蚕豆绿

发布时间:2021/06/18作者:徐晟来源:《北京日报》点击量:1590鹭风报1517期08版 副刊

       红樱桃,绿蚕豆。雨后新晴,樱桃、蚕豆成了菜场上的主角,这儿一篮,那儿一堆,红红绿绿,煞是诱人,不禁想起宋代诗人释行海的一句诗:雨洗樱红蚕豆绿。

  雨后樱桃,红艳欲滴。随手摘下一枚,也不清洗,直接放进口中,一股香甜,携着一缕微酸,一下子征服味蕾,让人欲罢不能。但“樱桃好吃树难栽”,几十元一斤的樱桃,实在有点小贵。

  蚕豆就不同了,它是一种平民化的食材。“种向中秋待夏收”,蚕豆种进地里,也不需要怎么管理,就能兀自生根发芽。头一年秋天种下,第二年春天开花结荚。立夏时节,樱桃红时,正是采摘蚕豆尝鲜的时候。

  一顶草帽,一只竹篮。双手左右开弓,一会儿工夫,就能采一篮蚕豆。剥开碧绿的外壳,里面安静地躺着两个或三个愣头愣脑扁平嫩绿的蚕豆,模样几分像罗汉,不知江浙一带把蚕豆叫做“罗汉豆”,是不是因为此故?在我老家,蚕豆更多的时候被叫做“大豌豆”,因为我们那里还有一种圆溜溜、绿莹莹,比蚕豆小许多的“小豌豆”。

  小豌豆半大未老时,米粒清甜,可以生吃。蚕豆却不行,生吃腥味太甚,难以下咽。鲁迅先生在《社戏》里回忆儿时的趣事,“这回想出来的是桂生,罗汉豆正旺相,柴火又现成,我们可以偷一点来煮吃……”他们偷罗汉豆就是打算煮熟吃的,这也证明蚕豆不宜生吃。所以小时候嘴馋时我们偷过“小豌豆”,但从来不偷蚕豆。

  煮熟的新鲜蚕豆味道却很不错。江南才子范烟桥先生在《茶烟歇》中写道:“初穗时,摘而剥之,小如薏苡,煮而食之,可忘肉味。”先生将新鲜蚕豆煮而食之,说好吃胜过肉味,喜爱之情可见一斑。小时候缺少油盐,蚕豆长成,家家户户的厨房,定会飘出新煮蚕豆的清香。

  韭菜炒蚕豆是这个季节餐桌上少不了的一道家常菜。将青蚕豆剥皮,韭菜洗净切段。锅里放油,烧热,拍几瓣蒜丢进去,倒入蚕豆翻炒。蚕豆七八分熟,放入韭菜,洒几滴水,再翻炒片刻,加盐、味精出盘。一盘韭菜炒蚕豆,青翠碧绿,满眼春天的气息,让人忍不住大快朵颐。

  豆瓣炒瘦肉是奢侈一点的吃法。将新摘的蚕豆剥壳去皮,上下两瓣掰开。瘦肉切片,加酱油抓几下,放入油锅翻炒。待瘦肉变色,加入蚕豆瓣,放少许水焖几分钟。蚕豆熟透后,放盐、葱、鸡精等佐料出盘。豆瓣炒瘦肉,既保留了新鲜蚕豆的清香,又增添了瘦肉的滑润,简直妙不可言!可惜小时候日子清苦,豆瓣炒瘦肉,只有家里来客时才能尝到。

  蚕豆易老,尝鲜要早。到了小满,豆荚由绿变黄,由黄变褐,“豆”老珠黄,身价也会一落千丈。

  但我觉得,老蚕豆有老蚕豆的妙处。母亲在世的时候,喜欢用肥肉煨老蚕豆。将肥肉切块,在油锅里烧一下,放入洗干净的老蚕豆,丢几瓣蒜,加水煮热后,倒进瓦罐,盖上一块瓦片。煮饭时把瓦罐送进灶膛,饭煮熟了,肥肉老蚕豆也煨好了。母亲将瓦罐捞出来,揭开瓦盖,放入食盐,用勺子一搅,一股浓香飘出,馋得人直流口水。

  故乡渐行渐远,但舌尖上蚕豆的味道,却如挥之不去的乡愁,愈远愈浓!


下载鹭风报1517期08版 副刊
相关新闻


要闻|专题|侨务动态|海外侨讯|人物|副刊|热点专题|数字报|海外版

版权所有©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-1 CopyRight © Xiamen Lufeng Weekly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:361003

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

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
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