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-35(Q)第0003号

创刊于1956年,发行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
当前位置:首页 / 副刊 / 新闻详情 < 返回
嘉庚小故事:都是出于爱

发布时间:2020/07/31作者:陈彬来源:点击量:105鹭风报1474期08版 副刊

08-1.jpg

       陈嘉庚长到十六岁,母亲才又生了个小弟弟。这小弟弟,名叫敬贤,长得十分可爱,一对大眼睛滴溜溜地转,聪明敏锐。母亲爱若掌中明珠,陈嘉庚对他也爱得出心入命。

       小孩聪明有得娇宠,十有八九顽皮淘气。这小敬贤也不例外。

       小敬贤两岁时,陈嘉庚就南渡到新加坡跟其父亲学商去了。三年后,返梓成亲时,敬贤已五岁。他活泼好动,成天和村社中的小孩玩耍、斗殴,不是被人打得头破血流,就是让别人拉着上门告状。母亲又是爱又是怜,又是气又是急。除了带着他登门去给人赔罪道歉外,无他计可施。陈嘉庚又哄又劝,连教带骗,但效果甚微,因而总是为他皱眉叹气。

       这一天,稍看不住,小敬贤又溜出去了。不一顿饭工夫,就哭着跑回来了。衣服撕破了,头上又添几个鼓包。母亲把他拉过来,为他擦洗。看到他身上青一块、紫一块,母亲不觉伤心地落下泪来。母亲落泪,嘉庚伤心。这时的他,对敬贤不仅爱、怜,还有气,莫名的恨。恨他蛮野,孽性不改。

       母亲还没把他的衣服穿好,外边就传来一阵叫喊声,粗言秽语教人难以入耳。人家骂上门来了。带来的小孩比敬贤大,可额上有黑色的凝着的血迹。乡下人说:会打打身,不会打打脸。你敬贤青一块紫一块谁看得见,可他头上滴血是明摆着的。血,可怖。流血常常能赢理。

       照例的赔礼,称不是,赔钱,送东西。人走了,抛进门来的是“祖宗、奶奶”的一阵骂。

       母亲一生烧香拜佛,行善积德。如今是牙齿打落含血吞,一时如五味瓶,咸酸苦甜辣混在一起,竟不知是什么味道,抽抽噎噎地哭起来:“我前生犯的什么罪孽,今生受这样的责罚?”

       陈嘉庚早憋了一肚子的火,对母亲的怜孝之心,使他火上浇油。怒火使他失态。他一把抓起小敬贤,顺手拿起一条绳子,冲出大门,把小敬贤绑在树上,一阵抽打。

       打在敬贤身上,疼在母亲和嘉庚心上。晚上,被抽打的敬贤早已入睡,但陈嘉庚却还在辗转反侧。

       “打了才自己心疼。心疼你就不要打。”温柔的新婚娘子张宝果看到丈夫睡不着,也动情了。

       “我想办个学塾。”陈嘉庚说。

     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倒是把宝果弄糊涂了。“什么,办学塾?”

       “是,办学塾。”

       “就为弟弟?”

       “也是,也不是。吃一片肉何苦杀一头猪。要光为敬贤,事情都也好办。”嘉庚说。

       “我想把他寄到我爹那里去。”宝果建议说她爹是远近有名的秀才张建壬先生。

       “那别的孩子呢?孩子没地方读书,成天胡闹。你不教好,他学坏。我想还是得把学塾办起来。”

       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张宝果说。到底书香人家出身,知书识礼。“可钱呢?”

       “咱家还有两千元。咱完婚时用余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孩子就要出世了。头男长女,少不了花钱。”

       “这好办。有钱多花,无钱少花。”陈嘉庚说。

       “这事大。你要和娘商量。”宝果说。

       母亲是难得的大善人,乐善好施,岂有不同意之理。

       经过一番努力,准备,祖祠修葺一新,全社统一的学塾办起来了,名曰“惕斋学塾”。孩子们大都上学了。在上学的孩子中就有天真充满稚气的陈敬贤。


下载鹭风报1474期08版 副刊
相关新闻


要闻|专题|侨务动态|海外侨讯|人物|副刊|热点专题|数字报|海外版

版权所有©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-1 CopyRight © Xiamen Lufeng Weekly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:361003

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

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
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