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-35(Q)第0003号 返回鹭风报首页

爱国侨领与一代“远去的飞鹰” ——桂华山与桂汉民

发布时间:2021/10/01作者:黄佳畅 整理来源:点击量:1479鹭风报1532期07版 专题

       桂华山(1896-1987),字峻嵩。晋江安海镇人。上世纪20年代后期,投资厦门市政建设。在菲律宾担任闽南救乡会副主席、华侨反日会执行委员、华侨援助抗敌委员会常委,组织侨胞支援抗日,救济家乡难民。因爱国反日,被日宪兵拘捕入狱,在狱中坚贞不屈。

      桂汉民(1915-1980),桂华山之子。毕业于马尼拉的远东国际航空训练所。淞沪会战爆发后,于1935年回国,任杭州笕桥“中央航空学校”的飞行教官,为刚起步的中国空军培养人才。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,驾机走上抗日战场,在对日空战中有杰出表现。

07-1.jpg

桂华山

07-2.jpg

桂华山、桂汉民父子


桂华山

       桂华山幼年就读私塾,后转新式学校。年长在泉州“炳记”行任会计。早年受其父熏陶,倾向革命。在县城和革命党人交往甚密,未几即加入革命党组织,参与辛亥革命和反帝运动,在进行“二次革命”反袁活动中,因事机不密,被通缉追捕;遂避回安海。民国7年(1918年)南渡菲律宾马尼拉市,初在蔡浅戈公司任职,后来辞职与同乡合资开办中华商业有限公司,自任董事长兼经理,大力推销国货,业务大有发展。

       民国13年(1924年),桂华山在上海与明星影片公司等合资组织“南洋影片公司”,被推为经理。仅一二年间就在南洋各地分设电影院20多家,自此他在南洋的事业基础更加扎实。1925年起桂华山在菲律宾担任出入商会会长和中华总商会、教育会董事。不久,上海发生“五卅惨案”,桂华山邀请马尼拉商界与华侨学生联合会等一起开会,通电声援,继而被推选为菲律宾华侨各侨团组成的临时救济会副主席,积极发动同侨捐款支援上海罢工工人。同期,“闽南救乡会”成立,李清泉任主席,桂华山被推选为副主席。

       上世纪20年代后期,桂华山和同侨杨孔莺创办华侨兴业有限公司,并投资厦门市政建设。

       民国21年(1932年),桂华山和菲律宾侨领许友超等赴香港晋谒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,支持蔡廷锴入闽主持大政。抗日时期,他被推选为“菲律宾华侨反日会”执行委员。1938年厦门沦陷,菲律宾总商会发起救济家乡难民运动,桂华山被推选为代表赴香港与胡文虎共商救济逃难同胞事宜。回马尼拉后,又被推选为菲律宾华侨援助抗敌委员会常委,兼负责经济组、组织组具体事务,开展募捐活动,发动侨胞支援祖国抗战。

       桂华山对文化教育事业很关心。积极参加菲律宾华侨教育会,提倡公演有爱国内容的话剧,并组织国产影片在新加坡和印尼放映,沟通社团与华侨的感情。

       1941年12月,日本入侵菲律宾后,因爱国反日,被日宪兵拘捕入狱,在狱中坚贞不屈,被判处20年徒刑。

       抗日胜利后,桂华山回国到上海发展实业,继而在香港集资从事酒家和银行投资业务。先后担任兰富酒家董事长、海外信托银行董事长及香港工商银行董事长。并担任过香港保良局东华三院总理。创办香港桂华山中学。1978年桂华山独资捐建家乡安海幼儿园教学楼,捐资100万元港币在厦门大学兴建电镜楼等。

       1987年3月9日,桂华山在香港病逝。

07-3.jpg桂汉民故居

桂汉民

       桂汉民生于1915年8月15日,爱国侨领桂华山之子。桂汉民5岁时随母亲林德惠,前往菲律宾马尼拉生活,从小就受到其父“男儿当保家卫国”思想的影响及谆谆教导。

       桂华山年轻时,曾参加过闽南地区的“反袁(世凯)爱国运动”,之后南渡马尼拉从商,并在当地创办了“中华商业有限公司”等商贸实业企业,且兴资办学。期间,他还担任了“马尼拉中华总商会”的数届董事会董事。1925年桂华山出任菲律宾“中华国货商会”主席。同年,他前往上海,考察了当地的商业市场环境,创办了民众耳熟能详的“南洋影片公司”,为中国电影默片(早期无声影片)登陆东南亚各国的华侨社区,做出了突出贡献。1931年“九·一八事变”后,“日本政府侵略中国之野心昭然若揭,中国政府亦暗中准备抗战”。身在菲律宾的桂华山联合当地诸多闽籍华侨,发起募捐和支援祖国的抗敌运动。

       正是受到父亲“抗敌报国”思想的影响,桂汉民在1933年,毅然报考了美国设在菲律宾马尼拉的“远东国际航空训练所”,学习战斗机飞行驾驶和修理技术。1935年末,毕业后的桂汉民带着报效祖国的目标前往广州,加入了陈济棠所创办的当时中国最先进的空军部队,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。

       在广州服役期间,年轻的桂汉民经常参与陈济棠所组织的各种飞行表演活动。每当粤军及广东地方政府有贵宾来访,举行欢迎、庆祝仪式的时候,陈济棠都会为来宾们展示一下自己空军的装备实力。而桂汉民只要时逢庆典,都会积极驾机参与上述表演活动。他技术高超,把每个高难度动作都完成得既优美又漂亮。

       1936年6月,陈济棠因秘密接受日本政府的武器援助而公开反蒋,这直接招致粤系空军司令率部“反水”归附中央,随即,其麾下所属陆军将领,亦通电反对陈济棠的分裂主张,史称“六一事变”。同年7月,陈济棠“独立运动”失败后,被迫下野,出走国外,其精心培育的空军体系因此土崩瓦解。之后,粤军旗下六个大队的飞行员和机械师队伍,整体被编入了南京“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航空署”。桂汉民服役半年正遇此事,并被南京政府调往江西庐山整训。不久,他又转赴浙江杭州工作。桂汉民的驾驶和修理技术都很过硬,日后他成为大名鼎鼎的“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”的一名飞行教官,为培养中国空军的梯队人才而努力工作。

       1937年7月7日,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。8月14日-18日,中日两国空军在华东战场上空,上演了“第一次空中对决”。日军几天之内,先后派出250余架次战机参战,而笕桥中央航校的教官们,也紧急组成了“中国空军暂编作战大队”迎战日军。桂汉民驾驶着一架霍克-2型战斗机升空,参加了由“空军战神”高志航少校所率领的中国空军,在杭州、南京及上海上空对日作战,并与队友配合英勇击落日军飞机3架。此役中国空军共打掉29架日军战机,日军战役指挥官“海军鹿屋航空联队”队长石井义,战后切腹自杀。这次战役史称“八·一四空战”,它谱写了中国抗战史上的新里程碑,取得了中日空战史上的一次重大胜利。为此,国民政府之后将8月14日法定为“空军节”,桂汉民亦获颁荣誉勋章一枚。其父桂华山在得知战况和儿子的表现后,称其“奋勇歼敌,不辱使命”。

       1938年,桂汉民结束了两年多的教官生涯,正式编入中国空军地勤管理人员序列。1939年,他被任命为江西“赣州航空站”站长,前往赣州“唐江机场”赴任。之后,日军袭击并占领赣州,由于桂汉民曾经在广东空军系统工作过,他又被任命为“韶关航空站”站长,配合广东民众继续抵御日寇的攻击。

       桂汉民在韶关任职时,由于飞机场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,因此所担负的任务既有协助当地政府抢运物资的工作,又有组织防空力量,防止日军对机场这条生命线实施空袭的职责。1943年1月5日,桂汉民迎来了日军对韶关机场的最大一次攻击和考验。当日,日军出动战机20余架,飞临韶关上空,进行投弹轰炸,炸毁房屋2500多间,炸死73人,伤90余人,灾民逾万人,这也是日机对韶关破坏力最大的一次空袭。其间,桂汉民所负责的机场,由于防空组织工作得当,未出现重大的人员伤亡和物资财产损失,且保障了航空站迅速恢复正常的运输起降。因此空袭过后,桂汉民获得了广东省国民政府的感谢慰问信,称赞其为合格的华侨军人,并赠送“华侨之子”称号的锦旗一面,予以表彰。

       1944年初,根据“中美联合抗战”新形势的需要,桂汉民在韶关沦陷的前一年,被调往正在加紧兴建的广西桂林机场工作。不久,由于中国空军飞行员牺牲人数倍增,后备力量严重短缺,桂汉民“重披战袍”,被编入中国空军作战大队,驾驶轰炸机参与了对日军占领区地面军事目标的袭击。至此,桂汉民完成了由一名少尉飞行员,晋升为中尉,再荣升为上尉的过程。

       1946年,因“抗日战争”胜利,加上不愿参加内战,桂汉民经过深思熟虑,向上级提交了转业申请的报告,不久获准退役。随后,他携家眷前往上海改业从商,帮助父亲打理“华侨投资建业有限公司”的事务,以及家族在上海的产业和生意。

       后因桂华山家族所控股的“华侨投资建业有限公司”在上海多处投资,并在厦门投资入股了由胡文虎所发起成立的“福建经济建设股份有限公司”,促使家族企业的商业发展迅速,业务十分繁忙,又因1949年内战“上海战事”一触即发,桂汉民携家眷远离战火,返回家乡闽南的商贸中心厦门居住。

       1980年7月9日,桂汉民在鼓浪屿复兴路家中去世,终年仅64岁。


参考书目:《鼓浪屿研究·六》 何瑞福主编 厦门大学出版社2016年



下载鹭风报1532期07版 专题
相关新闻


要闻|专题|侨务动态|海外侨讯|人物|副刊|热点专题|数字报|海外版

版权所有© 厦门鹭风报社 闽ICP备19003249号-1 CopyRight © Xiamen Lufeng Weekly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 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:361003

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375号

鹭风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鹭风报
随时随地收看更多新闻